【雨霖铃--与前男友的性经历】【作者:70D的sexycity】【完】
雨霖铃--与前男友的性经历

门刚关上,他的吻就如同雨点一般,落在了我的脸上,脖子上。想没想我,他喃喃地问。

  想,他的手,他的吻,早已经让我意乱情迷,你呢?

  我也想你,想死你了,今天下午和你在学校的时候,我就快忍不住了。你知道吗,这几天,我每天晚上都梦到和你做爱激情如乾柴般点燃,两个人迫不及待地剥掉了彼此身上的衣服,当我只剩下一条旁边系带的小T裤的时候,他却停住了。他把手停在我的胯骨处,绕着圈轻拂着我,把玩着内裤两边的蝴蝶结。火热的,稍有些乾裂的嘴唇则从我的耳后,到脖子,到胸前,然后轻轻地咬住,舔着乳头。解开,求你,我的意识几乎已经丧失,身体在他的挑逗下迫切地需要他的填充。

  他把我推在墙边,用腿分开我的双腿,蹲下来,隔着内裤用舌头舔着我的敏感处。啊,啊,快感一波波升起,我的双腿越来越无力,几乎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他抓住我的双腿,站了起来,我几乎被他举了起来,身体靠着墙,两腿架在他的肩头,他的头仍然在我的两腿中间。他的舌头不停的变换着运动方式,时快时慢,时而打圈,时而突进。我浑身颤抖,想扭动,想挣脱,可是却找不到着力之处。空虚感,无助感,将我紧紧地包住,呻吟声变成了类似呜咽的哀求,直到他终于将我放在了大床上。

  他抓住我的脚踝,举起双腿,他硬硬的,热热的家伙就在我的身下来回蹭着,却不肯进来。我忍不住扭动身体,渴望的看着他。

  他坏坏地笑着,想不想我进去?想。我毫不犹豫。

  求我,快点。

  求你,进来,求你。

  不再空虚,那种最原始的被满足的感觉让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还没有从这种感觉中回过神来,底下的火热就已经开始了飞速的机械运动,那种飞速的摩擦,唤起了我身体内的每一根神经的喜悦,然后,接着又一次,又一次,我无法呼吸,无法呻吟,无法叫喊,只能张着嘴,不停地喘息着。感觉自己快要飞上云霄。

  他停住了,满意地看着我的表情又喜悦变成失落,然后将我的脚架在肩上,又一次的突入开始了。他的进攻,不再那么快,却变得更加深入,更加持久,每一下,都顶的我的身体向上,每一次,都彷佛到了身体的最深处,每一次,都让我浑身颤抖,让我几乎气绝。

  快到了吗,你快到了吗,他不停地问

  嗯,嗯,快,快了

  突然,他又停住了,放下了我的脚,那个填满我身体的,火热的家伙也撤了出去。

  啊,被慾念控制的我,不由得喊了出来,气急地拍着床他哈哈大笑,将我翻过身来,跪在床边,他抓住我的腰,再一次疯狂地开始了抽插。我的腰弯成了弧线,身体如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我又感觉到了那种喜悦,那种从身体的每个神经传递过来的,喜悦的感觉,当他大喊着,将热流射在了我的身体当中,当电流般的快感传到我的脑中的时候,我几乎失去了意识他放开了扶着我腰的手,我的手也无法再支撑我的身体,双腿无力地瘫了下去,跪在地上,我付在床沿,身体仍旧沉浸在刚才激情中,不停地颤抖,头沉沉地搭在床上,一动不动他转到我的旁边,蹲下来,手轻轻地抚着我的脸。

  你哭了?舒服,是吗?

  我没有力气回答,挣扎着动了动手指。

  他又笑了,叹着气,你呀,总是这么紧,这么敏感,像个姑娘一样,不说,谁能想到你都生了孩子呢。他抱我起来面对面躺在床上,抓住我的手,一根指头一根指头地亲着。

  你的手好漂亮,你知道吗?

  骗人,我以前的室友有一个人,手指头可细可长了,那才叫漂亮呢你太不懂男人了。你这样的手,又小又细,连个骨节都看不到,像个小 孩子一样;还有你的手腕,细得彷佛一碰就断一样。男人看到你这样的手,你的手腕,还有你那一把就能抓住的细腰,就会产生一种冲动,那种原始的强奸一样侵犯你的冲动。还有,我最爱看你每次做爱之后,这种大汗淋漓,娇喘连连,无力承欢的样子,让男人有绝对的满足感。

  怎么办?他把我紧紧搂在胸前,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刚刚做完,可是我又想下一次了你再给我唱首歌吧,我该走了。我避开话题。这次回日本,再回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们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我在日本的时候,经常会想起你,想你以前给我唱歌时的样子他的手搂得更紧了鸳梦重温。

  雨霖铃我的经历之前奏

  假期回家,想利用短短的时间把我的户口转到新买的房子的地址去,可是一开始办事就发现了,在国内办事就是这样,一次办成几乎是不可能的。连续蹲点数日守株待兔之后才终于确定出来那个神出鬼没的负责办事的人的长相。

  早晨,照例去报到,可是上午开会不在;

  而当下午三点钟我再去的时候,办事的人就又已经下班去为其岳父大人陪床----哎,我除了感慨此人孝心可嘉,以及决定明天继续不屈不挠地来办事之外,已无计可施。

  出了门,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发现这里就是他信里和我提到的,他新开设的学校的地址。他回国也有快两年了吧,我却一次都没有来找过他,只是刚开始的时候,打过几通电话,仅此而已。加上他出国的几年,我们有四五年没见了吧。

  有些莫名的兴奋,连忙从手机里面找他的电话,居然找到了。忐忑不安地播出去,通了,当电话那边的声音响起,我嫣然,他还在国内。

  你猜我是谁?我还是调皮地问,「当然是你了,从来都只有你一个人这样问,还每次都问。」嘿嘿,我傻笑了。「你在哪呢,我想和你吃饭,今天或者明天我都有时间,后天要飞去外地了。」「啊,不巧,我还在老家呢,明天还要和别人谈合作的事情…」老家啊,真真是千里之外的地方啊,我想。「看来这次是不成了,下次吧。」挂了电话,怅然若失。

  可是没过1分钟,电话声又响起,他的来电。“你再多等一天行吗,我明天办完事,马上就张罗回”,我不知道,面对着他的迫切有些惶恐。「等我啊,一定,只要一天,明天办完事,不管成不成,我都回去。老朋友这么多年没见,很想你」老朋友啊,算吗?他?朋友的朋友,却在无意间和我聊上了天,什么都说,什么都能说得很开心两个人。在和男友分手的那段时间,他一直陪在我身边。

  那个时候,他好穷啊,能做的事情,也就是陪我看看电影,给我弹琴唱歌,给我画画肖像。最奢侈的一次就是在那个两个人都独自度过的情人节一起去酒吧,也就是在那次,他抱了我,也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印了一个吻。然而,却什么都没有对我说过,也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记忆中的他,仍是那个总是自信满满,傲气和豪情十足的年轻人。岁月,会在他的脸上刻下什么样的痕迹呢?

  第二天的事情,出奇的顺利。下午办完了事情,利用这偷来的半日闲,闲闲地逛逛街,买了两件衣服,就回家了。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情,把回日本要带的东西略微打了一个包,刚进去洗澡,就听见手机在响。浑身湿淋淋的接了电话,听见他兴奋得声音,我回来了已经,你在哪里,我们见面吧。不禁吃了一惊,「你是飞回来的吗?」「为了见你,天涯海角,听见你的召唤我都会回来」。

  窃笑。女人嘛,听见这种话,明明知道不是真的,虚荣心多少得到了些满足……当真正面对面地时候,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站在马路边上傻乐。「我刚洗了澡,头发还湿着呢」他立刻把我拥在了怀中,「我们现在就走,我领你去酒吧好吗,去听好听的蒙古歌」。我红了脸,挣开了他的怀抱,却甩不脱那双手。

  在第一个酒吧里,我们喝着红酒,听着歌,说着这些年来各自的事情,各自的家庭,一瓶酒喝完,不知不觉就11点多了。「你要回家了是吗」看见我点头,他赶紧说,「我还想领你去另外一个酒吧,那里的歌手更好,还有马头琴和呼麦的表演」。禁不住这个诱惑,我们又转战到了另外的场子。那里真的是他的世界,歌手是他的同学,键盘是他的学生,听不懂的旋律,优美的令人心醉。喝着克罗娜,他坐在我的旁边,给我讲每支歌曲的意思,漫无目的的聊着,像以前一样。6瓶酒下去,当他要和我一起跳一支舞的时候,我已经知道自己醉了。可他说,只是想趁这个机会,再抱我一下。就这样进了舞池,音乐对于我来说不陌生,只是那双贴在我腰上的手,却烫得惊人。我抬起眼睛看他时,却正看见他专注地看我的眼神…音乐恰在此时结束,我松了一口气。

  再回桌旁,已经又放了6瓶酒。我询问地望向他,他却说,你的腰还是和以前一样细。我脸红了,嗔道,你又知道了。

  他笑,我只抱过你一次,所以我还记得。他低下头,想了想,接着说,我还记得你以前的样子----还记得你穿着红色长裙,长发披肩,弹春江花月夜时的样子。很美,很美----确切地说,是惊艳。

  我还记得,你穿套装的样子。」套装?」我惊异,「我上班的时候,几乎都没穿套装啊。」」是啊,你不记得了吗,我第一次见你穿套装的时候,正好是在车站见你去北京出差的时候。你弯着腰,在箱子里面找东西,我发现半个火车站的人都在看你的胸部,才发现穿着套装,你的身材居然那么好。你以前,那里,很大的…他比划着。我失笑,我还能永远25啊。

  他审视地看了我半天,突然说,你知道吗,刚刚去美国的时候,我常常想起你。那个时候很辛苦,后来,你从日本给我打电话,我就想,如果当时,你和我一起去美国,或者,我和你一起去日本,我们会不会在一起,会不会现在已经结婚了?

  气氛黯然了下来,两个人都沉浸在了当时的记忆中。「可是,你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啊!?」「傻丫头,如果不是真的喜欢你,哪个男人会傻呵呵地一点甜头都没有的陪你玩,你当我们都是圣人啊。」过去时光的记忆,久违的甜言蜜语,也许比酒更能醉人。当他站到了台上,深情款款地对着我,唱一首蒙古情歌的时候,我已经完全醉了。

我的经历之三接鸳梦重温

  不记得是怎么和他到了宾馆,又是怎么开始的。

  隐隐约约记得他利落地褪下了我所有的衣服,却唯独对前系扣的胸罩束手无策;还记得有火热的唇印满了我全身包括最敏感最隐私的那个地方。记得他把我抱到过浴室……不知道两个人做了多少次,花了多长时间,换了多少地方,用了多少姿势。

  清晨睁开眼睛,两个人还是保持着极其暧昧的姿势。整个人这才清醒过来,偷偷地溜下床,偷偷地准备去拿衣服偷偷溜走,却不妨被后边的大手拽回了床上。

  后悔了?想溜走?他咬着耳朵坏坏地问我。

  我们这样……不行……

  那你知道我们昨晚做了多长时间吗?他根本不睬我,继续说,两个小时。我抱着你的时候,你虽然醉得迷迷糊糊,却搂着我在我的耳边说,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就是这几句词,让我一个晚上不知疲倦勇往直前。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浴室的那次?你趴在浴缸边上,我从你的后边进去,你的腰真的好细好细,好像每次我进去都会把你的腰撞断一样。你的胸,好软好大,我错了,它还是很大,我一只手都抓不过来。你的里面好紧好紧,像处女一样。要不是你和我说你是自然分娩,我根本不会相信。你叫床的声音好性感,你在床上好热情,抓,咬,喊,我的身上都是你留下的印迹,你让我疯狂,你让我不想出来,他不停地用这样暧昧的词语挑逗着,我羞得面红耳赤,却不由自主地身体发热还有,你全身都是敏感带你自己知道吗?碰到哪里你都会起反应,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敏感的女人。就像这样,这样……他的舌头缠绵在我的耳垂,肩膀,后背,沿着脊骨一路下去当他把头再次埋在我的两腿中间时,我已经全身酥软,没有一丝力气了。

  他的舌头绕着圈滑过大腿的内侧,慢慢地向中央进军。当舌头灵活的在中央扩展地盘的时候,他的鼻子也加入了挑逗阴蒂的阵营。我的意识模糊了,身体已经完全被这种快感所支配。当他将我转到他的身下,不假思索地我含住了他的兄弟,像舔一冰激淋一样,认真地含住,舔着那个粉粉的小脑袋。我也学着他的样子,用舌头绕着圈,舔着,吮吸着……然后试着,用手握住那个热热的家伙,上下运动,舌头,滑过他的大腿,含住他那两个软软的小球他也忍不住发出了兴奋的呻吟声。「啊,你太棒了,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好舒服,天,you are fucking me now」。终于,他忍耐不住把我又拽了回来,面对面。「你的口交功夫真是太棒了,让我意外,可是感觉完美极了。玩够了吧,现在,该是你听我的时候了」。

  他抬起我的两条腿,试着抬高,再高,放到了他的肩膀上。好像还不够满意似的,又将我的头转过来,垂在床沿,抓住脚踝,两条腿亚呈180度分开。我的全部就这样毫无隐私的呈现在他面前。「啊」,当他那火热的家伙不经同意径直闯入的时候,我忍不住喊了出来,「痛」。「你太窄了,太紧了,你看,已经这么多水了,还是这么紧,oh,you are holding me」。

  他又长,又粗,每一次的冲撞,都好像顶到了子宫的最深处,我除了喘息就只剩下喘息。他把我的一条腿抬到了他的肩上,另外一条腿被他紧紧地控制住压在床上。空出来的那只手,如羽毛拂过一般掠过我的大腿,腰侧,引起我的阵阵战栗。最后,它到了我的私处,轻轻地,轻轻地,彷佛在碰触一个稀世珍宝一样,温柔地抚弄着我的阴蒂。然后,突然又加大了压在阴蒂上力度,手也越动越快。

  我已经完全失去了思想,垂在床沿的头略有些充血,一股电流从我的身体最深处升起,沿着脊骨,扩散到了全身。「啊,宝贝儿,你太紧了,太紧了,我无法运动了」,在他的喊声中,我的身体痉挛,抽搐,到了最高潮。

  他抱起来我,躺回枕头上。你到了高潮了?告诉我舒服吗?嗯,我只有点头的份儿。可是我还没有射呢,我们还没有完呢。

  他把我的两条腿盘在了他的腰间,又一次进入了我的体内。只是,这次不再莽撞,而是缓缓地,绕着圈,慢慢地进入。身体内壁刚才高潮带来的快感还没有褪去,他这样的进入,又一次吊起了我的神经。一次,又一次,我闭着眼睛,体会着一波一波的快感。突然,他换了方式,快速地,深入地,闯进了我的身体,啊,我忍不住喊出来。

  然后,他再慢慢地退出,然后,再慢慢地浅浅地进入。浅时挑逗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深时有好像贯穿了我的整个身体。

  我突然笑了,「九浅一深,右三左三,摆若鳗行,进若蛭步。你精通此道嘛」。「女人,你现在还能取笑我,看来是我努力的还不够。」他利落地把我的腿前推,两脚搭在肩上,然后身体压了上来。他又变得勇猛起来,快速地,急切地,深入地,一次次,不知疲倦地突入。我动弹不得,然而身体的快感正在象波涛一样扩散,因为桎梏而显得更加强烈。我的呻吟变成了哭喊,他的每一次进入都让我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知道,我的身体也在收缩,也在渴望着某种时刻的来临。他在我的挤压之下也变得迫切起来,跪在床上,把我的脚拎高,整个身体被高高提起,而他,则在我的体内继续冲刺。最后,我们同时到达高潮。在快感的余波中,我疲惫地蜷缩在床上。他从后面抱住我,轻轻地吻着我,安抚我。

  累了?

  嗯。

  哪里累?

  哪里都累,从头到脚,一点劲儿都没有了。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了。不是,连手指甲都累,连头发根都累,让我死了算了。

  听了我的话,他失笑。握住我的手,放到了他的下身。我漫不经心地碰了碰,突然触电般地转过了身,蹬着他。他得意地笑了,我只射出去一半,你看,还很硬,我还可以再来。他把我的头抱在胸前,吻着我的头发,我们再来好不好,我喜欢和你做爱的感觉。

  不要,我大力推开他,你要累死我。他笑得颤抖不止,喂,女人,哪有你这样当女人的,别的人都是越多次越好,越长时间越好,你倒好,才这么几下就不成了。

  「不行,我真的不行了,哪里是几下啊,你看看,这都快一个小时了,你都不累吗?」他不再笑了,表情变得认真。再次将我的手抓回放在他的火热的坚挺的小兄弟上,看着我说,等这一天,我等了5年。我在他的眼神中迷失了。再次如春水一般溶化了,当他再次将唇印落在我的脖子,胸前的时候。「再来一次好吗,还能再来一次吗」他看着我,认真地问,我闭上了眼睛,拉下他的头,「拼却一生休,尽君今日欢」,他的唇,盖住了我的。

我的经历之四

  每次回国,都是有一堆的事儿,忙得和条狗一样,只恨不得哈哈地吐着舌头喘口气。可今天却是难得的清闲,不应该说是我清闲,只是中国的公务员们太清闲了,一到下午就人迹渺茫,所以我也只能被迫清闲了。没办法,在大街上闲逛,去好久没去的美容院作了一个精油,做完后,已经是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不知为什么,想起了他。

  打通了电话,他正在准备给学生的课,下了课,恐怕就是晚上了。我忽然大胆地要求,要不然,我去你那里听课吧,一直到你下课,都能在一起。他欣然同意,于是,便买了西点和水果,贸然地去了。

  下了车,站在路边等他来接我的时候,忽然有些心乱--这次见面,接下来会是什么呢?醉酒后的激情过去,我们见面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相处?虽说都是成年人了,可是……我不禁踌躇,有心撤,却听见了他在喊我的名字。

  说是学校,可其实只是一个很大的屋子,然后被隔成了几个独立的教室。由于正是课间,学生们还没有几个,拿了我带来的草莓和曲奇之后,便又都聚在视听室在看电影去了。

  他领我挨个屋子参观,进了最后一间教室,他突然关上门,拉我进了怀里,毫不客气地低头索吻。

  不要,有口红。我的心突突地跳着。

  他色色地笑了,你还害羞?不过还是放开了我,却还握着我的手。

  「这么冷的天,你就穿这样的大衣出来?」他低头审视我,「不过,嗯,还不错。」看着他看我的眼神,我忽然想起来以前看楚留香的时候,书上描述楚留香看女人的看法,是标准色鬼的看法,就算是穿了十件八件衣服女人也受不了,----嗯,挺像,忍不住笑出声来,放开他的手,转身去看墙上的照片。

  他也老老实实地站在我身后,一一地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还有他这几年来的艰辛。

  不禁感叹,这个男人啊,果然非池中之物。「世上聪明者甚众,勤奋者甚众,然成功之人,则必聪明与勤奋二者必备。不是吗?」我抬头看着他。他也看着我,却答非所问,你换了香水了?

  「没有啊,今天去美容院做了精油spa,咳,和你说你也不懂。」他笑了,不语。出去和学生们商量着什么,然后回来,告诉我,可以了。可以上课了吗?我和你们一起?不是,是可以走了,我和你去吃饭。

  不由分说,拉着我出来了。吃饭的地方在他的公寓附近,气氛很好,小菜作的也很精致。

  今天晚上能留下吗?

  我低下头,恐怕不行。

  那你能给我多少时间?

  12点之前,可以吗?

  他不再说话,埋头匆匆地吃着,我笑他,牛嚼牡丹。他却满不在意地说,当然要快了,不然就没有干活的时间了。

  干活?你不是说不回去了吗?

  「傻丫头。」

  我也突然反应了过来,脸腾地红了。

  出来走到了他的公寓,两个人都知道开开门后该做的就是那些事情了,却反而都有些讪讪的。

  字节数:15066

【完】